加國新聞

孟晚舟案迎來「機會之窗」,加拿大應遊說拜登


[2021-01-13] - 164人點閱
近日,加拿大著名《海象》雜誌發刊的一篇文章《為什麼加拿大最終應釋放孟晚舟》,引發了很多媒體的關注。

文章作者斯科特認為,加拿大法庭已經變成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工具,而美國的政策有一部分並不符合加拿大的利益。

對於夾在兩個互相競爭的大國之間的加拿大,釋放孟晚舟應該是最正確的事。

經過多輪庭審,孟晚舟案的邏輯已愈發明顯——從法理角度,其被引渡的可能性已幾乎不存在,但受政治因素的影響,結案依舊需要很長時間,其是否能被堅持"自主性"的司法部門釋放有未可知。

不過,隨著美國最高權力交接日的臨近,孟晚舟案或迎來轉機。

與現任總統特朗普不同,即將就任的拜登更加理性,也更在乎盟友的感受和利益。

諸多政要、評論家認為,如果加拿大政府足夠"明智",應該去遊說拜登。

"政治性質的指控"和"最糟糕的地緣政治"

2020年10月下旬、11月中下旬及12月上中旬,孟晚舟案在卑詩省高院展開多輪聆訊,控辯雙方圍繞執法部門在拘押過程中是否存在程式濫用問題,先後對來自加邊境服務局、皇家騎警的11名證人展開交叉質詢。

11名證人出庭接受控辯雙方盤問后,有溫哥華和多倫多的法律界均對媒體表示,從已披露的庭審資訊看,加執法人員在拘捕孟晚舟過程中存在程序違規等問題。

而在10月29日的庭審中,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高等法院法官希瑟•霍爾姆斯作出裁定,駁回加拿大檢方律師的一項申請。

這意味著法官認為,在美國和滙豐銀行的誤導下,被用來指控孟晚舟的"案件記錄"中可能存在"故意遺漏證據"或"重大證據遺漏",因此可以被列為申請終止對孟晚舟引渡的理由之一。

從法律角度看,隨著案件相關細節的陸續披露,對孟晚舟有利的條件越來越多。

如果法庭真的堅持"自主性"的話,孟晚舟最終被引渡至美國的可能性已越來越小。

不過,這起案件背後的政治黑手,依舊存在。

"在這場不斷升級的國際對峙中,人們忽略了一個因素,那就是美國要求加拿大拘留和引渡孟晚舟本身就具有強烈的政治色彩。

忽視這個因素,加拿大輿論討論的焦點被引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斯科特在前述文章中寫道。

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在白宮接受路透社採訪時明確對孟晚舟案進行過表態。

他說,"如果我覺得這有利於國家,有利於我們達成史上最大貿易協定,有我肯定會在我覺得有必要這樣做的時候干預。 "

加拿大綠黨議員保羅•曼利認為,儘管加拿大有義務遵守其引渡條約義務,但特朗普出於政治目的濫用了這一程式。 "

他說他想在貿易談判中將孟晚舟用作討價還價的籌碼,這是無恥和不負責任的。"

波士頓學院法學院教授斯蒂芬•寇近日專門撰文指出,美國總統無疑是美國首席外交官,但他是否是美國的首席檢察官呢? "唐納德•特朗普顯然是這樣認為的,他曾說'我絕對有權對司法部做我想做的事'。"

他認為,特朗普通過對未決刑事案件進行政治干預、赦免、減刑和偏見性公眾評論,深深破壞了這種自主權,引起了"全球逮捕遊戲"的危險幽靈。

加拿大綠黨黨魁候選人迪米特裡•拉斯卡裡斯則從法律角度分析出了該案的政治背景,"加拿大《引渡法》根本不需要宣誓證據就可以剝奪一個人的自由,只需外國官員未經宣誓的指控即可。 "

他在署名文章中寫道:更糟糕的是,外國官員未經宣誓的指控被"認為"是"可靠的證據",這種推論扭轉了加拿大刑事司法系統核心的無罪推定。

迪米特裡•拉斯卡裡斯認為,引發孟晚舟案的"制裁手段",顯然是出於美國政府在擁有大量常規石油儲備的地區獲得霸權的目標。

因此,特朗普政府的指控不僅具有政治性質,而且構成了最糟糕的地緣政治。如果沒有美國支持,加拿大與北京"沒有討價還價的能力"而近日媒體爆出的美國試圖庭外處理此案一事,令加拿大的角色更加尷尬。

據《華爾街日報》2020年12月3日的報導,有消息人士透露,美國司法部正在與孟晚舟談判一項協定,允許她從加拿大返回中國,但交換條件是她必須承認被指控的部分不當行為。

溫哥華著名律師加里•伯廷分析,美國這樣做可能是給孟晚舟設下的一個圈套。

他本人在律師從業生涯中,有過類似的"痛苦教訓"。不管這是不是美國設下的圈套,這樣做無異於無視加拿大本身——孟晚舟在加拿大機場被皇家騎警逮捕,並在加拿大法庭出庭受審,面對的也是加拿大的檢控方。

為何試圖與孟晚舟達成協定的卻是美國司法部?

如果孟晚舟和美國真的達成了協定,加拿大司法部門是否應美方要求釋放孟晚舟? 又該如何解釋對孟晚舟的拘捕?

路透社在報導中評論稱,如果美國達成協議,釋放華為高管,加拿大可能結束與中國的外交爭端。

但這件事表明,如果沒有南部鄰國(即美國)的支持,加拿大與北京"就沒有討價還價的能力」。。

自孟晚舟被捕以來,加拿大通常被描繪成中國和特朗普之間的「夾心肉」,這也引發了另一個問題——即美國即將進行的權力移交是否也為重塑加拿大與北京的關係提供了機會。

斯科特在文章中寫道,過去4年,加拿大政府一直小心翼翼,避免激怒特朗普政府。

但是隨著美國新政府即將就職,加拿大領導人有機會從另一個角度重新審視孟晚舟案。

加拿大聯邦參議員胡元豹認為,美國將追求自己的利益,不會追求加拿大的利益。

除非孟晚舟被釋放,否則加拿大與中國的關係將保持在非常低的水準。

孟晚舟案有機會之窗,也就是"將成為總統的拜登放棄該案"。

如果加拿大政府"明智",應該遊說拜登。

綠黨議員保羅•曼利曾要求渥太華要求美國放棄對孟晚舟的訴訟,他說,拜登總統將"更願意與加拿大政府談這些事情",希望拜登比特朗普"不那麼好鬥,更理性"。

加拿大卡普蘭諾大學經濟學教授肯•默克更是指出,特朗普的反華政策同樣對美國及其盟友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損害了美國及其盟國的利益,而不是中國的利益。

"迫使澳大利亞成為其在亞太地區的喉舌,迫使加拿大逮捕孟晚舟,使這兩個親屬國家面臨經濟風險。 澳大利亞經濟在今年第二季度在30多年來首次陷入衰退,中加關係則陷入深深的凍結,中加自由貿易協定幾乎消失,從而造成了經濟不確定性,侵蝕了加拿大企業進入龐大而有利可圖的中國市場的機會。 "肯•默克說。


上题 : 加航裁員1700人 今年首季營運縮減25%

下题 : 孟晚舟丈夫和孩子被加拿大移民部特別豁免來加陪伴 高院继续聆訊孟申請更改保释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