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新聞


加拿大成為中美之間的棋子


[2019-12-15] - 10203人點閱
美國向加拿大作出逮捕中國電訊設備製造商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時間,就是一年前的這個月,當時杜魯多(JustinTrudeau) 政府應美國的要求,在溫哥華將她拘捕。孟晚舟是總部位於深圳的華為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任正非的女兒。而華為作為全球最大的電訊設備製造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機製造商,已有5億部手機在170多個國家被使用。單在2018年,該公司全球的手機銷量就超過2億部,並有望在今年年底成為全球最大的手機供應商。
孟晚舟事件,成為全球的焦點,亦使加拿大成為中美兩國之間博奕的棋子。加拿大與中國的關係,亦因為事件而跌至過去60年來的最低點。中國政府多次強調,加拿大應美國要求,將孟晚舟拘留,完全是濫用引渡法,具有政治動機,不公正亦不正當。
【本報訊】中國政府的指控,完全是有事實根據,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 (Donald Trump) 在孟晚舟被捕後,就曾經向傳媒表示,「如果這樣做符合美國的利益,孟晚舟可能會被釋放」。
特朗普的言論,實際上就是對加拿大作出威脅。在當時新北美自由貿易協議談判中,美國威逼加拿大接受一些對其不利的條件,同時又單方面向加拿大出口至美國的鋼鐵,徵收25%的關稅。杜魯多政府為了安撫美國,於是屈服於對方的壓力,同意利用引渡法將孟晚舟拘留來安撫美國,希望有助於加國在談判中得益。
而孟晚舟在溫哥華被捕後,美國司法部亦未即時對她提出任何檢控,直到將兩個月後,才對華為和孟晚舟作出13項,包括陰謀、欺詐和防礙司法公正等刑事檢控。這亦證明中國認為事件是出於美國具政治動機的說法成立。
事件令加中關係結冰
對於中國人來說,華為就有如美國的微軟 (Microsoft) 和加拿大的黑莓 (Blackberry),孟晚舟就好像蓋茨 (Bill Gates)或者巴爾斯利 (Jim Balsillie) 一樣,是對國家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人物。
事件令中國政府震怒,完全不令人意外。對中國政府來說,孟晚舟被拘留,就等如一個國家對另一國家展開貿易戰時,挾持對方一名重要商人作為人質。而美國就是單方面向中國展開貿易戰的時候,要求加拿大將孟晚舟拘捕,加拿大又順從,代表美國進行綁架,心甘情願地扮演了棋子的角色。
加拿大的做法,令到過去10年一直升溫的加中融洽關係,一下子崩潰,更跌至冰川之中。中國政府認為,杜魯多政府的決定,是嚴重背叛兩國之間的長期信任。
 
加拿大決定令人質疑
中國政府多次要求加拿大即時釋放孟晚舟,卻無結果。於是,他們亦進行了報復行動,在境內拘捕了兩名加拿大人,分別是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 和商人邁克爾 (Michael Spavor),指控二人危害中國國家安全。
加拿大政府對此的反應,進一步破壞兩國關係。
總理杜魯多和全球事務部長方慧蘭 (Chrystia Freeland) 公開地斥責中國政府,指出加拿大是一個「法治」國家,有義務遵守美國的引渡要求。
加拿大作一個主權國家,與美國和其他國家均有引渡協議。當有國家提出要求時,加拿大司法部官員會就個別案件作裁決。但是孟晚舟事件中,加拿大全球事務部卻和樞密院辦公室合作。
另外,今次引用的引導法,通常是用於尋求逃避美國起訴的毒梟、洗黑錢者和殺人犯,從未用於涉及商業糾紛;而且孟晚舟並未被指控在加拿大犯下任何罪行。她亦從未在任何地方被檢控、逮捕或被指控犯下任何罪行。更重要的是,根據美國正在使用的具體引渡條約,即使法院決定孟晚舟應被引渡(或釋放),最終決定權是在加拿大司法部長一個人手上。而事件涉及政府其他部門及部長,明顯地就是一個政治性的決定。
將西方價值視為至高無上
事件發生後,時任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於今年1月,發表了一篇關於孟晚舟案的專欄文章,拍出加拿大以其「西方自我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對待中國,是種族歧視。文章即時引起加拿大政府和主流媒體的憤怒回應。
可悲的是,很少有人聽到盧沙野前大使的合理觀點,那就是加拿大居高臨下地對待中國,暗示加拿大和西方的體係優於中國體系,西方人的價值觀優於中國人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
事實上,盧沙野大使曾經在加拿大接受了多次主流媒體的訪問,當中包括《渥太華生活》雜誌 (Ottawa Life Magazine)。他於此訪問中強調說:「中國是中國,中國不想成為西方。」 (‘China is China and China does not want tobe the west.’  )
加拿大政府和全國大部分媒體的反應卻不理性,反而是以更加憤怒的態度對抗。   
杜魯多和方慧蘭的回應是,中國是一個劣等和有缺陷的國家,沒有加拿大和其他西方國家一樣的「法治」治理,我們的制度和價值觀是優越的。與對這類事情非常敏感的中國人打交道是一種極其傲慢和愚蠢的策略。
杜魯多缺失之處,是沒有看到自己的評論是十分荒謬和諷刺。因為當時他和其助手就涉及魁省大企業SNC Lavalin的醜聞。杜魯多被指涉嫌干預對該企業的獨立刑事起訴,而加拿大操守專員後來發表的報告亦裁定總理違反道德操守。
然而,他繼續在「道德」和「法治」問題上指責中國,凸顯加拿大政府的虛偽,令到與中國的糟糕局勢變進一步惡化。
方慧蘭更於國際間尋求支持,對中國「任意」拘捕康明凱和商人邁克爾作出譴責,就給傷口上了更多的鹽。
這一策略如何可以令中國政府釋放兩名加拿大國民,實在令人費解。歸根究底,二人被捕的原因,不就是加拿大政府決定順從美國要求,以引渡法拘留孟晚舟的直接結果。
中國有本身的司法系統和法治。這不是我們的制度,也不是我們的法治,所以,加拿大許多人認為,中國必須在他們的刑事制度中按照與我們的相同的規則對待人民,坦率地說是不切實際,愚笨的想法。
簡而言之,中國不受西方國家同樣的法律或原則的約束。這是一個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國家,由一套不同的法律和規則管理,為13億人民服務。


上题 : 孟晚舟可能離自由又進了一步

下题 : 魁北克上訴法院駁回反第21號法案訴訟